欧洲运动员“赋闲”,谁之过?

欧洲运动员“赋闲”,谁之过?
戴上手套和口罩,将马铃薯、芦笋和蓝莓规整地摆放到相应货架上,给购物车喷洒消毒液……这是法网双打冠军克拉维茨现在的日常作业(如图)。“疫情改动作业运动员!”德国《焦点》周刊13日慨叹,疫情让全球体育赛事简直悉数停摆,也让作业运动员处于“赋闲”状况。特别是那些低等级、低排名或冷门项目作业选手,面临“零收入”的窘境,许多运动员兼职打工以渡过难关,这也引发对欧洲作业体育系统的重视和反思。超市打工、开网约车、送外卖从3月开端,28岁的德国网球选手克拉维茨因为无法靠参与竞赛取得奖金,便与另一名网球选手瓦格纳在慕尼黑一家大型连锁超市打工。当暂时工的克拉维茨在超市每月基本工资仅450欧元,不足以付出房租。不过从6月8日起,克拉维茨方案参与德国网球协会新系列竞赛,他在超市的作业也将暂告一段落。像克拉维茨这样暂时改行的作业选手在其他国家也有不少:罗马尼亚女排联赛暂停后,27岁的比利时女排运动员范德维尔回国找了份超市兼职。泰国羽毛球男双球员博丁·伊萨拉开了家面包店,美国网球运动员、国际排名第728位的诺维科夫开起网约车,2012年伦敦奥运会男人花剑集体银牌得主、日本运动员三翟亮和美国作业棒球大联盟球员皮特·拜耳都兼职成为外卖员。“冷酷”蒂姆回绝“扶贫”针对部分运动员捉襟见肘的现状,有大牌球星站了出来。在网球范畴,身为ATP球员工会理事会主席的德约科维奇方案同费德勒和纳达尔协作建立救助基金,协助国际排名在250位至700位之间的低收入球员渡过难关。